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仙侠:从诡异世界破案开始

第七十三章 问话

    这周妇人怎么这么重?
    李i炎现在可没有工夫去感受周妇人的情况,他现在只想着将周妇人送回去,然后从二喜那边得到消息。
    可被抱在怀里的周妇人显然不是这么想的,一双长长的睫毛不停地抖动,显示了周妇人此时并不怎么平静的内心。
    哇!
    别看这小哥表面上廋巴巴的,但还是挺有劲儿的嘛!
    “似乎要比二喜强上那么一点儿。”周妇人默默地想着,不过随即脸上出现了一些不自然的酡红,双腿也不自主地蜷曲起来。
    “呸!”周妇人在心里半自动地清除了那些“违禁”内容,不过她现在可是在李炎的怀中啊!
    “哎!周妇人,你要是再不停地乱动,那我可就要把你放下来了。”李炎心中现在是一阵无语。
    真是,周妇人,你知道自己刚才都要掉下来了吗?
    也不知道一个人在想些什么,一会儿嘴角上弯,一会儿又愁容满面。
    对于周妇人的异状,李炎没有过多的思考,不过看着巷子口近在眼前,自己的任务也好像就要完成了。
    李炎将周妇人放下,不过很快从黑暗中跑出一个人影,看那个忙不迭的样子,应该是二喜无疑了。
    “二娘,你回来了!”二喜是人未至,声已到,不过可以看得出来他应该是一直在这里等着。
    “嗯,我回来了!”周妇人虽然也透着那么一丝喜庆的意思,但不知道为什么却莫名的有一种失落感。
    就好像婴儿刚出生时都会嚎啕大哭一般,并不是感受不到来到新世界的快乐,而是他们知道自己好像失去了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避风港。
    并不是说新世界不好,而是避风港能给人安全感与一种独特的依赖。
    “二娘,怎么样,没受伤吧?”二喜在一旁打量着周妇人,似乎要从她身上找到一些什么不属于她本身的东西。
    周妇人自然也知道他的心思,毕竟一个给别人戴过绿帽子的人总是不希望自己也穿上相同的着装。
    “哎呀,你想什么呢?是这位小哥在半路把我救下的。”周妇人悄悄用手捏了一下二喜的后腰,只不过这次用的劲儿稍稍比以前大了一些。
    二喜自然也知道是谁这么干的,身上痛的同时心里却是一阵甜蜜。
    只要二娘肯打自己,那就说明今天这事儿就过去了一半,大不了以后被她骂自己无能呗!
    不过我似乎也得想个办法去增强一下自己的力量了,不然张管家下次来的时候自己又是一样的受欺负。
    二喜又偷偷瞄了一下一旁李炎的神色,虽然这小哥现在心里挺平静,可看着自己与二娘谈话而把他丢在一边面上总归是有那么一点儿不自然的。
    看来,求人不如求己啊!
    此时的二喜与李炎刚来这个世界时一样发出了同样的感慨。
    “小哥,那天是这样的。村长突然找到我跟我要我师傅的某一些东西。”
    “我自然一下子就想到了我交给你的那个小盒子,这时即使我再傻也能看出来那东西似乎有些不简单。”
    二喜边说边观察着李炎的神情,见他紧皱的眉头稍微有些缓解,视线的焦点也转移到了自己身上的时候,二喜这才继续说了下去。
    “这个时候我当然选择不知道啊,守口如瓶的道理我还是懂的嘛!”
    “不过随后村长好像又不知道怎么样,脸色大变质问我,那东西去哪儿了?”
    “我一下子知道事情完了,我从没想过原本面善的村长竟然会一下子变成那个样子,就跟一头吃人的恶兽一般,眼球也变得通红,狠狠地看着我。”
    说到这儿,二喜脑海中突然浮现起那天村长的样子,脖子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收缩,因为他记得当时村长好像就是用手在抓着自己的脖颈。
    干枯的手指按在自己的喉头下方,并且不断地向上移动,一点点地压迫自己的喉管,二喜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喉咙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变形。
    “后来呢?”李炎现在只想知道后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现在可没有心情跟二喜在这儿啰嗦。
    自从上次在村口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村长的不怀好意,现在二喜的话已经能很明显地证实这一点了。
    所以他现在必须要知道村长对于自己拿走那本《畜灵经》的态度是怎么样的,自己也好因此做出一些相应的举措。
    二喜一下子被李炎的紧张弄得有些懵,不过紧接着说道:
    “再之后我就那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在得知东西现在不在我手里的时候他就放开了我,转而开始思考着什么东西!”
    思考?
    思考着怎么样对付我吗?
    “他脸上的神情大致是什么样子的?”李炎现在倒上有些不着急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嘛,你有你的招儿,可是我也有我的杀手锏啊!
    (玉佩:呃,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神情?”
    “神情的话一开始是有点儿狰狞的,好像要急着出去干什么,不过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停了下来,坐在一张桌子上开始目视前方,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二喜脸上皱成了一团,极力地回想着那天发生的事情,不过大部分的场景应该是随着二喜自己的恐惧而慢慢消散了。
    不过一些重要的东西他还是能想起来的:“再之后村长不时回头看看我们,又看看外面,随即走到我的面前对我说出了那东西的名字。”
    “然后我就开始吐,原来以前我一直吃的肉都是人肉,而我也渐渐明白为什么那东西会被我师傅放在那么隐蔽的地方。”
    “这差不多就是事情的整个过程,而我之前说的那下部《畜灵经》的事情也是村长告诉我的。”
    到此之后,二喜的“揭秘”才算真正告一段落,而李炎也大致了解事情的整个过程。
    “那他要你做什么?”李炎可不相信村长会这么好心告诉二喜这些事情。
    呃!
    二喜犹豫了,自己要不要说出来呢?
    如果真得能像村长所说的那样,那自己还有二娘这下半辈子可是不用愁了,还杀什么猪?
    干这事的前途可要比杀猪大多了。
    可是一想起村长那天的状态,二喜就发怵啊!
    交代的事情完成了倒是好办,可要是没完成那自己可就是死路一条了啊!
    思前想后,二喜最终决定将事情告诉李炎,毕竟现在村长的恐怖形象早已印在了二喜的深层记忆中。
    “村长让我去城里贩卖人口,因为现在的年头人命贱如狗啊!”
    “贩卖回来的人口一部分卖给有钱人家做奴仆,另一部分留下来。”
    留下来?
    李炎细细琢磨着二喜口中这个留下来的意思,他隐约地觉得村长口中的这个留下来好像意思并不单纯啊!
    “这部分人留下来干什么?”
    “不知道!”
    二喜悄悄绕到背后拉住周妇人的手,周妇人将手微微后撤了一下,只剩下一个小拇指还在二喜的“距离范围”之内。
    二喜自然也不会去抱怨,轻轻地拽着,还不时地摇动一下,似乎在向周妇人表达着自己的歉意。
    “行,我大致明白了。”事到如今,李炎也没有再问下去的心情了,他也看出面前的二喜注意力根本不在回答问题上。
    不过现在李炎也不纠结那么多了,正回头就要走,却在这时突然听到了后面的喊杀声与脚步声。
    “这……,他们追过来了!”二喜刚享受着浓情蜜意的时候却在这时看见了那一大群仆役,心里面也不禁着急。
    “二娘,你先回去,这里有我看着,不会出事的。”二喜将肉铺的门一把推开,然后将周妇人塞了进去,重重地关上了门。
    周妇人被二喜这一下弄得有些踉跄,不过她也明白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如果自己在这个时候出去,只会拖累着别人。
    二喜强撑着自己的身体,深出一口气,发出重重的鼻音。
    看样子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不,是“战斗”的准备。
    李炎心中倒是哀叹一声,怎么这事儿这么麻烦?
    早知道当初就不答应二喜了!
    张管家的人来到这里,将李炎还有二喜团团围住,当然他们的重点监管对象还是二喜。
    因为他们打不过李炎,并且强冲上去可能有很大的风险!
    张管家在后面被两个手下掺着,向着这里慢悠悠地赶来,不过很显然张管家脸上是很着急,但耐何他的身体跟不上他的思想啊!
    小子,你给我等着!
    我自从成为张府管家后还从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呢!
    “看什么看,给我打!”张管家一个没留意,脚下便被一块石头绊了一下,不过也幸亏张府的管家手脚麻利,不然张管家今天可是又得“破相”一次了!
    围住李炎二人的那些手下何时见过张管家这等“丑相”,要知道平时张管家在他们面前那可是狗仗人势,威风凛凛啊!
    张管家爬起来之后,正要破口大骂,却转眼看见周围那一群手下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心里面那是羞恼,愤怒等情绪一下子绽开。
    啊!
    小子,我要杀了你!
    张管家将仇视的目光对准了李炎,正是他,所以自己才有了这一番遭遇,正是他,自己才没有享受到“新婚之夜”。
    而也正是他,第一次让将自己视为老爷最忠诚的奴仆张管家感到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给我打,往死打!”
    “今天他们不死你们也别想活!”
    张管家阴测测地说道,但在场的所有人都在他的口中感觉出一种所谓的决心,那是一种不死不休的意志!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