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推理 > 我的治愈系游戏

第453章 等价交易,用灵魂做筹码

    站在七楼的木桌上,身后就是万丈深渊,韩非已经无路可逃,无处可躲。
    他进入神龛主人的记忆世界之后,还是第一次被逼到这样的地步。
    阴影如同上涨的海面,想要把他这座唯一能够触碰到月光的孤岛淹没,很快商场里就会没有了光,失去了所有明亮的东西。
    “我知道你们也曾遭遇过这样的事情,可如果不改变,悲剧会一直重演下去,这个魔咒将没有人可以打破。”
    双腿传来割裂般的疼痛,一根根沾染鲜血的手指抓住了桌子的边缘,从那腐烂皮肤当中爬出的虫子正在撕咬韩非的腿。
    黑暗中还隐藏着太多恐怖的东西,就算韩非在深层世界生活了那么久,他依旧无法形容出商场里怪物的丑陋和血腥。
    “你们全都疯了吗?”
    韩非能感觉得到,这商场内所有的阴影都不是完美的,它们残缺不全,身上或者灵魂当中都缺少了很多东西。
    有的人没有大脑,头颅里被灌满木屑,有的获得了精湛的厨艺,但却变得只会用人来做菜,还有五楼熟食店里那数不清楚的食客,他们冷漠自私到了极点,一个个虽然保留了人的外貌,可是却没有了人的心和温度。
    “你们到底是怎么了?”
    头顶的商场彩带已经变成了黑发,一颗颗巨大眼珠在注视着韩非,他是这商场里唯一清醒的人。
    但是当整个世界全都是怪物的时候,清醒便成了一种罪。
    黑暗侵袭,疯狂蔓延,韩非被逼着又朝着桌子旁边走了一步,他距离七楼的围栏更近了!
    “咚!”
    被黑暗包裹的商场里回响起了钟声,那好像是地府的冥钟。
    站立在一楼广场的跳楼者缓缓分散开,他们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虔诚,那个头颅里装满木屑的老人跪倒在地,双手反扣在身前,把脸贴在了地面上;老人旁边则是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她身材高挑,不过脑子似乎存在一定缺陷,表情十分呆滞,双手双脚也被绳索绑住,犹如一个提线木偶;女孩的身后则是一个醉汉,他浑身都是淤泥,衣服上缠满了长发。
    “咚!”
    又一声钟响,悬挂在商场中央的巨大广告条幅渗出了血液,随着血迹凝固为黑色,那十几米的巨大广告条幅如同一块遮挡天地的黑布,缓缓滑落!
    “咚!”
    在黑布掉落的瞬间,一座黑色的神龛出现在了商场一楼。
    那神龛无比的庄严肃穆,压服了所有的黑暗,没有任何一道人影敢直视它。
    在咚咚的沉闷钟声里,神龛漆黑的木门一点点错开,尖叫声、哀嚎声停止,在那漆黑的门后,一只只被囚禁在里面的手臂伸了出来。
    那如同一个完全由手臂组成的世界,仿佛花一样打开,在无数手掌的包裹之中,一条刻满了人脸的手臂从神龛最深处慢慢伸出。
    皮肤上的人脸逐渐变成了韩非的样子,那只手抬起的时候,所有的黑暗都朝着韩非涌去!
    商场在颤动,韩非的世界在崩塌,他的灵魂和意识被那只手抓住,一股无形的力量让他距离深渊越来越近!
    无法反抗,当一个人彻底崩溃的时候,所有的话都是多余的,谁也不能拯救他,所有的劝说和安慰都没有作用,这一刻死亡或许成为了唯一的出路。
    脚步挪动,踩在了栏杆的边缘,身体开始缓缓倾斜,马上就要连同着世界一起坠落!
    从神龛中伸出的手握住了韩非的心脏,钻进了他的头颅,那一根根沾满了血污和罪恶的手指狠狠刺入了他的灵魂。
    “咚!”
    钟声震人心魄,在韩非感觉自己就要被拖拽进入那神龛的时候,他脑海里的记忆主动分割出了一部分。
    不知是他潜意识中做出的决定,还是他的三魂拥有自己的想法,那主动分割的记忆带着他最不幸和负面的情绪脱离出脑海,撞入那只手的掌心。
    一个邪恶阴冷的灵魂被画满人脸的手臂抓住,伴随着一声声丧钟,那道邪恶的分魂代替韩非从七楼跳下!
    韩非亲眼看着另一个自己跌落,那个他满眼邪气和疯狂,与其说他是被抓走,不如说他更像是主动去拥抱所有的黑暗和绝望。
    “神龛带走了我的一道魂!”
    韩非没有和神龛做任何的交易,但是交易在强制中完成。
    那道邪恶的灵魂被无数的手抓住,它们疯狂撕扯着他,将他融入了神龛内部的无边黑暗当中。
    荒诞病态的世界还在异化,神龛中的无数手臂朝着四周蔓延,所有的人影都不敢抬头。
    在神龛的注意力刚从韩非身上移开的时候,他怀里突然传来一声轻响。
    低头看去,韩非发现他藏在口袋里的孩童木偶上布满了裂痕,木偶的脸上在流泪,木偶的手还指着韩非的左边。
    向左转身,黑暗里有一条很细的手臂悄悄伸出,抓住了韩非,将他从无数阴影的包裹之中拽出。
    “叔叔,你朝着左边一直跑。”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此时商场中央的神龛好像意识到了不对,无数的手臂再次向上快速爬动。
    千钧一发,韩非不敢有丝毫的停留,他疯了一样朝着左边跑去。
    两边的场景在飞速倒退,商场的七楼安全通道的门出现在前面。
    没有任何犹豫,韩非一头撞向外面!
    但下一秒他的脸就瞬间变得毫无血色,安全门外没有楼梯和台阶,只有空荡荡的深渊!
    神龛主人的一切都被困在了商场里,这迷宫没有出路,尽头只有死亡。
    身体向下掉落,可在失重感出现的瞬间,一条苍老的手臂从深渊的另一边伸了过来。
    用尽全力抓住那只手,韩非向上看去,黑暗如一场漫天飘落的雪,朝着四周散开。
    他两只眼睛看到的场景逐渐变得一致,一张满是皱纹的脸映入了他的眸子。
    疼痛从身体各处传来,韩非瞪大眼睛看向四周,他的半边身体悬挂在七楼护栏外侧,右手向下垂落,左手紧紧抓着一条纤细的手臂。
    “差点就死了。”
    恢复理智的韩非抓住栏杆向上用力,他踩着七楼边缘,翻过了护栏。
    躺在地上,韩非大口大口喘着气,他这时候才有时间去打量旁边的老人。
    那老太太满脸皱纹,她身边扔着一个破布袋子,里面装着一件血红色的毛衣。
    就算韩非此时已经安全,老人依旧抓着韩非的手腕,不知道她是被吓的不敢松开手,还是在担心韩非继续做傻事。
    两人现在都说不出话,缓了好久,还是韩非先打破了平静。
    “阿婆,谢谢你。”
    韩非朝着老人道谢,但老人依旧有些不太清醒,她看着韩非不停的摇头,似乎韩非刚才的样子让她想到了自己的儿子。
    在她儿子临死前的一段时间,好像也有过很多不正常的行为。
    “我不会再靠近护栏了,您放心。”韩非试着让老人松手,可他在不用力的情况下竟然无法掰开老人的手指。
    没办法让老人松开,但七楼又实在太危险,韩非只能慢慢将老人扶起,然后任由对方抓着自己的手腕,带她一起下楼。
    “阿婆,您怎么会在这里?”走到一楼的时候,老人才从惊吓中缓过神来,韩非试着和对方沟通。
    “我来捐衣服,捐我儿子七岁时的毛衣,可是店里没人……有一个小孩说你在七楼,他浑身湿透了,是他带我去找你的……”老人颤抖着手,回到一楼后,她才松开韩非。
    “是那个来买玩具的小孩帮了我。”韩非从怀里拿出孩童木偶,木偶上满是裂痕,似乎用力一捏就会彻底碎裂。
    “这些来店里的顾客,他们或许是我破局的希望。”
    打开旧货商店的门,老人像之前那样,独自跑到一楼的假神龛前面,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然后将手里的布袋递给了韩非。
    “阿婆,这个神龛其实是……”韩非话未说完,老人就又颤颤巍巍的离开了,她头也不回的走出商店,消失在了黑夜里。
    每晚老人都会过来,做一件好事后再离开。
    她坚持认为做够一千件好事,自己的儿子就能回来,可实际上她连祭拜的神龛都是假的。
    “像她这样的人应该有很多,他们都被商场老板给骗了。”韩非看着自己的左手上密密麻麻的伤口,又想到了刚才丢掉的一道灵魂:“我一定要让所有人都看清楚商场老板的真面目!这个伪善的恶魔!”
    坐在柜台后面,韩非打开属性面板,他看见老人的脸时,就已经摆脱了神龛主人的幻觉,直接收到了系统的提示。
    只是当时他半边身体还悬在七楼外面,根本没时间去看。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已完成神龛随机任务——幻觉。”
    “你并未按照我的要求习惯幻觉,但你找到了一条不存在的生路。你做到了我没有做到的事情,也许你留给我的,才是正确的答案。”
    “神龛主人内心的遗憾已经弥补百分之四十五!获得大量经验奖励!获得一次不需要付出代价就能和神龛交易的机会!”
    “注意!你以灵魂为筹码获得了开口的机会,但交易永远是等价的!请想清楚你灵魂的价格,然后再开口。”
    九死一生完成了任务,韩非也发现自己在一步步接近这世界的核心——神龛。
    在西城区完成任务“我”之后,他获得了神龛的初步认可,现在他又获得了一次使用神龛的机会,所有任务都在慢慢递进,将他折磨成魔鬼的同时,也让他越来越像是神龛的主人了。
    “我的恶之魂好像被神龛带走了,刚才没有他的帮助,我无法挣脱幻觉。”韩非趴在柜台上,他不知道恶之魂的价格,也没兴趣用恶之魂去做交易,他要把那道残魂从神龛里释放出来。
    “神龛里面似乎住着一个很恐怖的家伙,恶之魂进入之后,还能完好的出来吗?”
    其实这次的幻觉任务还带给了韩非很多隐性的好处,它让韩非看到了神龛主人内心恐惧的各种事物,也让他见到了旧货商店里的其他店员,或许从他们的身上能够找出商场老板的弱点。
    在克服了幻觉之后,韩非不再准备继续认真的工作了,他要开始反击,利用一切去掀开商场老板伪善的面具。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