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AWM[绝地求生]

番外

    俱乐部的运转重新回归正轨,青训生茁壮成长,一队老流氓们不招是惹非,世界赛后,HOG的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大赛后的短暂闲散期里,于队长白天帮忙带带青训,晚上睡睡前队长,日子过得很滋润。
    非说有点什么发愁的,就是……
    于炀反复查了查自己的余额,连比赛回来后还没来得及兑回人民币的美金现金全算了上了,一共不到两万块钱。
    按理说一线战队的一队之长,没道理混成这样的,奈何于炀因之前的种种,被前队长现老板扣了工资卡。
    祁醉是为了名正言顺的替他每月给母亲和弟弟打钱,贺小旭则是怕了于炀动辄百万的折腾,想让祁醉替他存点养老钱,所以纵然继父事件过去了那么久,祁醉仍然是以于炀的监护人身份接管着他的工资卡。
    世界冠军于队长,表面风风光光,私下每月却像一楼的未成年青训生一样,要眼巴巴等监护人打零花钱。
    前队长每月给他打零花钱倒从来不小气,原本说是一月一万,可每月都没下过三万,于炀整天在基地训练,没花钱的地方,攒了不少,但之前出国给祁母祁父买礼物,几乎全花了。
    祁母给的巨额红包,又被贺小旭催鼓着买了理财。
    于炀皱着眉,蹲在露台的花坛边上吸烟。
    他看中了一对戒指。
    戒指造型挺大气,应该是祁醉喜欢的。
    上面镶了三圈亮晶晶的钻,是于炀喜欢的。
    价格对于炀来说也谈不上贵,七万八一枚,但关键是……手头没钱。
    一次买两个,得十几万块钱了……
    于炀深深吸了一口烟,掐灭了烟,回训练室了。
    于炀开了直播单排,有点心不在焉。
    于炀越想越觉得那戒指配祁醉。
    祁醉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又不夸张,戴这种宽戒面的戒指完全驾驭的住。
    虽然平时训练不能戴,但休假的时候还是能戴一戴的吧?
    一个手机,祁醉都能像得了个大哥大一样满世界显摆,戒指这种带有特殊意味的东西,他应该会更喜欢吧?
    祁醉一定会戴的,没准训练时都不乐意拿下来。
    亲热的时候,那肯定更不愿意摘了!
    戴着戒指亲热的话……
    于队长不知想到了什么,耳朵渐渐的红了。
    于炀咳了下,一枪爆了对面人的头,心猿意马,更想买了。
    一楼,祁醉打了个喷嚏。
    “感冒了?”贺小旭警惕,“感冒了记住跟Youth保持距离,别把他传染了。”
    “没感冒……”祁醉皱眉,“谁想我了吧。”
    在一旁誊写资料的赖华冷冷道:“骂你还差不多吧,最近又缺什么德了?”
    祁醉仔细想了下为难道:“那可太多了。”
    赖华瞪了他一眼。
    三楼,于炀打完一局游戏,退出游戏界面出神。
    跟祁醉要自己的存款当然可以,但祁醉肯定会问要买什么,那就没惊喜可言了。
    送戒指什么的……不都要惊喜吗?
    从别的地方弄钱……
    于炀看看不远处的卜那那。
    这个基地里,除了祁醉,就卜那那最有钱了。
    半休假期,练习赛少,大家都挺悠闲,卜那那正一脸淫|笑的看网红直播,于炀走到卜那那身后,一眼看见了网红直播界面上的大标题:
    【打赏一个流星雨给房管,打赏十个流星雨加主播微信】
    于炀瞠目结舌,“加个微信……就要一万块钱?”
    “哎呦我去!”卜那那吓了一跳,胖子手忙脚乱的坐好,一边整理键盘鼠标一边装正经,“我跟老凯约了一会儿双排,他还没起呢,我这正等他呢……”
    于炀微微弯下腰,皱眉看着卜那那的显示器,“真有人加她微信?”
    “我可没加!”卜那那竖起三只手指发誓,“你可是知道我多洁身自好的,不瞒你说我脚后跟上的守宫砂到现在还在呢,我妥妥的还是个完璧,不信我给你脱了鞋你看看……”
    于炀蹙眉:“我没问你这个……”
    “加的多啊。”卜那那见于炀不是来监督自己训练的,放下心,瘫在电竞椅上懒洋洋道,“就我看的这半小时,好几个加的了。”
    于炀看了眼这个女主播的直播间人气……还不如自己的十分之一。
    于炀摇摇头。算了,这不是骗人钱么。
    于炀让打赏加微信的这事儿一搅合,忘了跟卜那那借钱的事,回到自己机位上坐了一会儿,又去官网看了看那枚戒指,越看越满意,忍不住又站起来。
    于炀找贺小旭去了。
    “贺经理……”于炀最怕开口跟人借钱,他犹豫了半天,委婉道,“上次买的那个理财……”
    “哎呀,赚大啦!”贺小旭以为于炀是不放心自己的眼光,眉飞色舞,“你去问问,保底理财里面,有比我给你选的这个更合适的吗?没有!半年后等着拿钱吧,咱俩这次真是赚大了……”
    “不是……”于炀尴尬道,“那些理财我押给你吧,利润也全是你的,你要是方便……”
    贺小旭突然警惕如鸡。
    于炀心一横:“你要是方便,把本金给我吧。”
    贺小旭上下打量了于炀一眼,试探:“你又要做什么?”
    怪不得贺小旭小心,于炀实在是前科累累。
    贺小旭嘴太碎,于炀担心他提前告诉祁醉了,踟蹰片刻,一皱眉转身走了,“算了,没事。”
    从贺小旭那出来,于炀正遇见了被青训生们簇拥的辛巴。
    辛巴在一队里不显眼,但对青训生来说也是大神,大家一脸崇敬的围着辛巴问东问西,捧的辛巴快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于炀不忍打扰,自己走了。
    晚饭后,一起在露台吸烟的时候,于炀给赖华分了根烟,吞云吐雾的时候,于炀叼着烟低声道:“方便……借我点钱吗?”
    赖华没贺小旭那么细致,眯着眼爽快道:“多少?”
    于炀松了一口气,但还是解释了一句:“我就是想买个首饰……”
    “哦。”赖华点点头,拿出手机来,“想买个什么?金链子?我这正好有刚报销的一万块钱机票钱,你要几千?”
    于炀:“……”
    于炀迟缓道:“十三四万吧……”
    当晚,于炀被同为苦出身的赖华赖教练留在露台足足训了整整半个小时。
    差点被赖华训吐了的于队长艰难的回了训练室,迎面看见了老凯。
    于炀嘴唇动了动。
    老凯疑惑:“怎么了?”
    于炀被赖华骂的晕头转向的,心里还想着借钱的事,但已经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半晌对老凯硬邦邦道:“你想加我微信吗?”
    老凯:“……”
    做完复健刚上楼来的祁醉:“……”
    祁醉看着老凯,微笑,“一直以来是我忽略你了……”
    老凯平地被锅砸,百口莫辩:“什么跟什么啊?!关我什么事?我本来就有于炀微信!”
    祁醉意味深长的点头:“本来就有……”
    老凯被祁醉笑的浑身发毛,抓狂:“好好的突然给我加什么戏?!”
    于炀恨不得一头撞死。
    晚上的训练马上就要开始了,大家面和心不合的打了两局就各自单排去了,于炀时不时的偷瞄祁醉。
    祁醉独自在自定义服练习,神情专注,不找于炀麻烦,也没问他什么。
    于炀不好打扰祁醉,在steam上给他发消息解释了几句。
    不多时,祁醉回复了。
    于炀马上点开。
    【Drunk】:玩点儿违纪的,悄悄的,别告诉别人。
    于炀整理了一下耳机,脸颊微微发红,打字。
    【Youth】:……好。
    祁醉很快回复。
    【Drunk】:咱俩去美服双排,但不跳一起,自己打自己的,决赛圈见,最后比人头数,少的输给多的钱,一个人头一万,玩不玩?
    于炀眼睛发亮。
    【Youth】:玩。
    于炀是突击位,最擅长的就是和人贴脸刚人头,别的不敢说,单轮人头数,他并不虚祁醉。
    于炀登上加速器,和祁醉组队去美服了。
    因为是各自为战,两人连麦都没开,落地自己打自己的,不到最后一个圈不碰面,第一局,场上存活三个人的时候,于炀和祁醉每人都是十二个人头。
    除了他俩,就还剩一个外人了。
    于炀不等祁醉反应,一枪狙倒了祁醉,拿了最后一个人头。
    游戏结束。
    于炀开着直播,弹幕里粉丝们什么都不知道,窒息于两人的操作,开始刷屏。
    第一局,按照祁醉的游戏规则,他输给了于炀一万块钱。
    祁醉爽快的给于炀转账,于炀低头看了看手机,轻轻笑了下。
    祁醉微微偏头透过显示器看了于炀一眼,莞尔……小狼崽子。
    贺小旭心细又八婆,于炀和他借钱后,他转头就跟祁醉说了,贺小旭担心的要死,祁醉倒没觉得什么。
    现在的于炀,不可能做傻事的。
    Youth早就长大了。
    倒是祁醉有些自责,最近太忙,没顾上注意于炀卡上的余额,让于炀为难了。
    所以才有了晚上这场“赌约”。
    反正也是在半休假期,就当玩儿了,祁醉本想放松一下,顺水推舟的让于炀赢点零花钱,没想到小狼崽子杀心这么重,脏了自己一个人头,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祁醉拧开矿泉水瓶喝了两口水,坐正了身子,认真起来。
    这么玩了一晚上,于炀输了祁醉十万块钱。
    于炀心服口服,回到宿舍后老实道:“先欠着……”
    “欠什么?谁跟你说能欠着了?”祁醉脱了队服外套,“还钱,马上的。”
    于炀顿了下,讪讪:“没有钱……”
    “没钱了?”祁醉勾唇一笑,“那加个微信?加微信要多少钱?”
    于炀脸颊发红,半晌道:“一、一万……”
    “行,还有九万。”祁醉拿起手机来,问于炀,“加了微信一般做什么?”
    于炀呆了下,他怎么会知道。
    祁醉抬眸:“聊骚?裸|聊?呵……那要多少钱?”
    于炀痛苦闭眼……
    他又给自己挖了个坑。
    祁醉兴味盎然,把手机放到一边,将于炀挤到床头,“一万块钱就加上HOG队长炀神的微信了,我赚了啊……”
    于炀最近脸皮也厚了点,他实在是想要钱,心一横,顶着红脸磕磕巴巴道:“一万块钱……就是加微信,不能动手动脚。”
    祁醉一笑:“你的话……要能动手动脚,估计得让我倾家荡产吧?”
    于炀愣了下才明白了祁醉的意思,嘴角不受控制的往上挑。
    “幸好是你男朋友,还是见过家长的……是不是能动手动脚了?”
    祁醉等着于炀点头后,低头吻上了于炀的唇。
    于炀自病好后在情事上越来越主动,还没怎么,嘴唇就分开了,祁醉深吻了于炀,半强迫的,让于炀呼吸急促,胸膛起伏。
    亲昵片刻后,祁醉起身,把于炀自己的工资卡取出来换给了他,“密码你生日,网密是你id加生日,还有九万,转钱。”
    于炀眼睛一亮,把卡接了过来。
    当然,他不只转了欠祁醉的这九万。
    于炀浑水摸鱼,从自己卡上一气儿挪了二十几万。
    祁醉闭眼装瞎,等着看于炀到底想做什么。
    两天后,祁醉等到了一枚戒指。
    HOG史上最穷的队长,想方设法,尽他所能,送了祁醉一枚真心。
    笨拙又老土,浪漫又锥心。
    ——番外·完——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