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牡丹的娇养手册

137.第一百三十七章

    此为防盗章,订阅率在50%以下的小天使, 请在48小时后阅看   不得不说那画面的确悦目。萧令拂等人早就看得眼也不眨, 目光只追随着顾见邃。然而,魏紫吾看到太子骑马的身影, 尤其在这啸风苑,勾起的却全是不美好的记忆。

    她小时候进宫,所有的皇子哥哥都喜欢对她笑, 更别说为难她。唯有太子……

    她第一次被太子欺负, 就是在这啸风苑,她本是在外等表哥, 结果没等到表哥却等来太子。

    趁着姑母派给她的宫人不注意, 太子将她捉走了。她知道太子讨厌她的姑母和表哥, 所以欺负她。他把她放在他的马背上, 让那马儿围着林苑一直一直走, 虽则速度慢, 但就是不停。

    魏紫吾的人也就只有马腿高,当然不敢跳下马, 只能紧紧抓着缰绳惟恐掉落下去。不知走了多久, 她又急又委屈,终于没忍住哭了起来。

    太子是骑另一匹马跟着的, 见她哭才将她从马背上拎下来,威胁她不准再哭, 用他的衣袖给她擦眼泪的力道大得能把她的脸擦破。

    因为年纪小, 魏紫吾已记不清当时的具体经过, 只牢牢记住了太子的可恶,更让小女孩害怕得记忆弥新的,是太子后来又拉起她那双软绵绵的小手,掰开指头看她的手掌心,让小魏紫吾一度以为那个时候太子要准备啃吃她的指头。

    自那一次欺负过她,太子似乎从中找到乐趣,从此就盯上了她。而且他总是能找到机会悄悄抓住她。魏紫吾虽小,却也知道太子就是将来的皇帝,从未告诉过自己的爹被欺负了。

    直到敬懿皇后薨逝,太子像变了个人。

    魏紫吾听说,先皇后闭目前对顾见邃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储君就要有储君的样子。”

    那以后太子就将精力心思都放到功课和政务,没有再欺负她。

    但现在,太子似乎又……她想起在飞来烟渚那个晚上,太子让她把一篇《海棠抄》翻来覆去写了五遍。人总吃一种东西会烦,总抄一篇文章也是一样。

    魏紫吾撇了撇嘴,挪开视线。

    啸风苑此刻充斥着金戈杀伐之气。两丈高的朱墙里,空地和林野交错延绵,放进去的鹿熊鹿狍已被猎得所剩无几。太.祖尚武,为了不让这些凤子龙孙被养尊处优的安逸生活磨成弱质之流,历来是要求皇子们文武兼修,皇帝心血来潮就会叫他们陪着练武打猎。

    可场面到底是有点儿血腥,太后倒是见惯了的,想着有几个小姑娘,就叫上大家回宫了。

    太后今日看多了别人家的小团子,越发地想抱亲孙子。

    如今皇子里只有老大成了亲,尚未生子。老二和老三虽然已及冠,却皆未娶妻。至于后头的五、六就更不说了。

    老二顾见绪是在等魏紫吾及笄。太子嘛,是因为太后慎重,一直没有挑到最满意的人选。去年年初的时候,太后本是看中襄河陈家的大姑娘,但后来那陈姑娘生病了,也就做罢。

    太后看了看萧令拂和温蜜,总之明年是一定得有太子妃了。她想起杜嬷嬷的话,兴许是太子如今心思重,不显呢?便决定将太子叫过来,再观察观察。

    听到太后留用晚膳,萧令拂和温蜜自然乐意。一般让留用晚膳,今晚都不出宫了。

    这两个女孩都留了,魏紫吾不留也说不过去。

    顾见邃和顾见绪过来的时候,便见小姑娘们都在太后宫里,三三两两,各得其乐。萧令拂和温蜜在陪太后看明夏的新衣图册,二公主和四公主在讨论教坊司新送来的乐谱。

    两个男人的目光掠过角落里的魏紫吾时,都稍顿了顿,见她和顾熙乐跪在椅子上,趴在八仙桌的两头,中间摆着沉香金髹漆的双陆棋盘,棋盘上是青黄二色玉马,两人正在玩双陆。

    魏紫吾若只看脸相不看身段,本就显得比年纪小,她今日穿的衣裳襟领镶的是一圈雪狐肷,毛绒绒的围在颈间,更显得那张脸蛋光洁粉嫩,肌肤吹弹可破。

    太子先转过头,很快顾见绪也收回视线,两人一道向太后问安。

    萧令拂与温蜜都将离太后最近的两个位置让出来,让两位皇子陪着太后说话。

    太后细细观察太子,看他对温蜜和萧令拂哪个留意得更多。

    顾见绪和太后说了会儿话,就道:“皇祖母,我去看看婼婼她们下棋。”

    太后哪里还不知道他,见到魏紫吾就是走不动路的,这趟过来也定然是为了他表妹,便没好气地笑道:“陪你两个妹妹看棋去吧。”

    顾见邃面容冰冷,倒让收回眼的太后看到他时微微一怔。太子很快向太后笑了笑,让太后一瞬之间以为方才是错觉。

    “殿下,请用茶。”萧令拂先前已起身亲手沏了一盏茶,更是将茶盏端到男人手边。

    见太子接过去拨了拨盖子,轻啜两口。萧令拂露出笑容。

    温蜜则道:“太子哥,下次你们若再打猎,我也要参加。”

    太子不甚在意道:“先让你哥同意罢。”

    温蜜嘟了嘟嘴,道:“反正我爹已经同意了。”又道:“太子哥,今年没有北上打猎,明年一定会去吧?我可是什么都准备好了。”

    太子口吻依旧很淡:“未必,得看父皇的意思。”

    另一边,顾见绪负手站在桌旁看了会儿棋,拉了张椅子,没有半分犹豫地坐到魏紫吾身侧。

    “诶,婼婼已经很厉害了,二哥,你不帮我,居然帮她!”顾熙乐郁闷地举起手中所剩无几的玉筹,让顾见绪看看她输得有多惨。

    顾熙乐气鼓鼓的样子太像只小松鼠,魏紫吾被她逗得好笑。顾见绪偏过头注视自己的表妹少顷,然后也对自己的亲妹妹报以一笑。

    顾见绪不笑还好,这一笑,看在顾熙乐眼里有种奚落意味,令她更生气了。

    顾熙乐跳下椅子,像阵风似的跑到太子身边,去轻扯他的手臂:“三哥,你快来帮帮我。二哥他帮着婼婼欺负我!”她见魏紫吾有了帮手,也开始找帮手:“三哥帮我把输掉的筹码赢回来嘛!”

    顾熙乐这耍赖的样子看得太后好笑地摇头,不过她知道太子才不会惯着她,铁定是让她自己下,任由她输。

    顾见邃沉默片刻,却站起身来:“好。”

    顾熙乐以为得求好一阵,见竟然这样顺利,大笑两声就先跑向了桌子。心想,婼婼这回惨了,她三哥玩棋玩牌从小就是个中高手。

    太子坐到对面时,魏紫吾想起对方向她提出的“不能与顾见绪走得太近”。但是,今天这个情况应该不算吧?是她表哥来找她,不是她去找表哥。总不能对人家不理不睬。

    她握着玉马的手微紧,长睫微动,瞟瞟太子。

    顾见绪一直关注着魏紫吾,察觉不到她有些微的不安,问:“怎么了,婼婼?”

    魏紫吾忙笑道:“没什么,就是感觉要输。”

    太子抬起漆黑眼眸,看她一眼,象牙骰子在男人指尖轻旋,落在盘中转得滴答如铜漏。太子随意掷出的每次骰子都特别好,果然不负顾熙乐所望,很快就赢了第一局。

    顾熙乐立即欢声喊道:“好诶!三哥,继续赢他们。”

    屋里的人都看向那边下棋的两男两女,连太后也看了过去,若有所思的目光看看太子没有表情的脸,随后在魏紫吾身上打转。

    另一人也说:“是啊,恐怕不是真的。若是真的,那英王殿下不能娶她了,总是该避着她才对。可我听说,魏紫吾前两天才从宫里回侯府……魏贵妃与英王照样疼她呢。”

    那女孩笑了笑,道:“你们想想,魏紫吾那个样子,英王哪里舍得避着她呀。就算是她已被人给……虽不能做妻,怕是也还有一大堆男人想抢着她做妾的。”

    这下另三人都听出绿衣女孩对魏紫吾深重的敌意了,一时又沉默起来。

    这绿衣女孩背景并不小,名叫周漓慧,父亲是凉州大都督,按理说有这样的父亲,她在贵女圈的地位本不该如此普通。但因为她本身性格实在不讨喜,更遑谈个人魅力,自然就没有什么好人缘。

    这时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令拂来了。”

    果然见萧令拂走进来,一派清毓端华。

    众人纷纷笑着向萧令拂打招呼,目光无不艳羡,因为都知道她最有可能做太子妃。

    有些女孩甚至想的是,先与萧令拂打好关系,若是萧令拂做了太子妃,等她们做个什么太子侧妃、良娣的,日子也能好过些。

    不过,温蜜虽然邀请了萧令拂,接待对方的态度却很冷淡。

    倒是魏紫吾到的时候,温蜜格外的热情:“魏二,你可算是来了!”

    众女一听魏紫吾到了,全都转头看过去。

    魏紫吾今日穿着水蓝绣七宝边的袍褂,外面套着宝蓝刻丝比甲,鲜亮的蓝色衬得她越发肤光胜雪,偏偏她还把本身粉嫩的嘴唇涂了艳红色的口脂,强烈的颜色对比,让那张脸蛋透着少见的清艳。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