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汉侯

303.番外

    元鼎四年,曹时卸任西域都护, 调任大行令, 佚中两千石, 官至九卿。

    彼时, 曹时同阳信公主已合离数年。

    阳信嫁汝阴侯, 得两子。现已离开长安, 随夫前往封地,日子过得很是不错。去岁椒房千秋。阳信携两子入未央宫贺, 言谈举止之中, 再不见早年尖锐,同陈娇说话也是平心静气, 更添几分温和。

    曹时在西域都护任上,始终未再成婚,身边连妾和婢女都无一人。

    发展到后来,刘彻都看不下去,亲为伐柯, 为曹时定渔阳彭氏女。

    此女为彭修从妹, 正逢标梅之年,生得皓齿蛾眉,袅娜纤巧,性情却无半点柔弱, 极是大气爽朗。

    未嫁给曹时之前, 最大的愿望就是仿效卫青蛾, 亲率商队走南闯北, 争做卫青蛾之后,第二个因功封爵的女商。

    嫁给曹时之后,两人举案齐眉,隔年便诞下一女,两年后又生一子。

    和刘荣一样,得长女之后,曹时瞬间点亮炫女技能,每每书信好友,开篇三句正事,其后就是大段炫女。

    这让没有女儿可炫的李当户、韩嫣和公孙贺等人极其羡慕。

    自此往后,每家儿子排排站,哪怕是少年英才,文武双全,能将《太公六韬》倒背如流,仍是被亲爹各种看不顺眼。

    发展到最后,小少年们忍无可忍,由最年长的李陵牵头,打起包裹,从自家马厩顺一匹好马,结伴离家出走。

    虽然没走出上林苑就被抓回来,更挨了一顿好揍,反倒更激起少年们的志气和反抗精神。

    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三次之后更有无数次。

    现如今,这些隔三差五就要离家出走一回的小少年,俨然成为长安一景。不提城南的贵人,城北的百姓都是津津乐道,甚至还有人做赌,看这次被抓回来,隔几天会再跑。

    这群少年出身不凡,家中长辈不是列侯就是关内侯,不是三公就是九卿,没有官佚低于两千石的。更重要的是,作为当事人,在自家长辈眼中比不上香喷喷的闺女,在外人眼中,个顶个是少年英才,只要不长歪,前程不可限量。

    于是乎,在各家长辈的指点下,加入出走队伍的越来越多,甚至惊动了汉武帝。

    了解前因后果,刘彻当做笑话讲给陈娇。

    “说起来,此事还牵涉到赵卿和魏卿。”刘彻道。

    “为何?”陈娇颇为疑惑,“赵侯、魏侯皆未成婚,亦无子女,事情为何会牵涉到他二人?”

    未等出言,刘彻又是一阵大笑,笑得几乎停不住。

    “陛下?”

    “是李侯子言,赵卿足智多谋,魏卿勇毅无双,如他二人有子,必当如父辈默契,带着他们成功出京。”

    陈娇面露愕然。

    “还能这样?”

    “确是。”

    夫妻俩对视一眼,对于少年们的思路,都有几分哭笑不得。

    刘彻玩心起来,重复听来的笑话,陈娇笑出眼泪,握拳敲在刘彻腿上,一边用手指揩去眼泪,一边道:“陛下故意的!”

    “对,故意的。”刘彻笑够了,探臂将陈娇揽入怀中,道,“上次为阿时伐柯,本想连赵卿魏卿一并。结果两人都不愿,只能作罢。”

    “陛下不气?”

    “有何可气?”刘彻收紧手臂,下巴抵在陈娇发顶,“人活一世,能自在些如何不好?我也不愿做个恶人。”

    “这倒是不像陛下。”陈娇半开玩笑道。

    “不像?”刘彻挑眉,下一刻突然站起身,将陈娇-横-抱-起来,估算着力道扔到榻上,旋即欺身而上,“皇后这般说,朕索性做个恶人!”

    “阿彻!”陈娇惊笑一声。

    因她脱口而出的称呼,刘彻眸光微亮。

    两人的笑闹声传出殿外,有资历的宫人宦者早习以为常。仅有入宫不久的新人才会脸红,更有几分诧异。

    万万没料到,素来威严的陛下,和皇后相处时,竟然是这样的性情?

    被帝后谈论的魏悦和赵嘉,刚自曹时府内折返。

    以曹府设宴,两人多饮几杯,皆有些酒意。

    遇风吹过,酒意仍不减,索性暂不归家,出城往林苑跑马。

    林苑中有独辟的马场,饲养大宛进贡的良马,还有部分是从极西之地运来,做战马一般,拉车驮运却是极佳。

    两人到来时,正碰上李陵和曹襄几个离家出走不成,被李敢押着练习骑射。

    “一百五十步外,三十箭中靶心。否则继续练!”

    李敢手握皮鞭,虎目扫过,目光如电。

    少年们不敢调皮,一个个上马拉弓。哪怕手掌勒出红痕,缠上布条也得继续。

    赵嘉和魏悦的到来,暂时解救众人。

    两人本意是跑马散散酒气,遇李敢出言,且被少年们围住,兴致起来,各自取来强弓,在马背挂上箭壶。

    “阿多,三百五十步,如何?”魏悦拉开弓弦,因为酒意眼角微红,雅致的面容凭添几许魅惑。

    赵嘉试过弓弦,单手一拽缰绳,挑眉道:“四百步,如我能胜,季豫当知赌注为何。”

    “自然。”魏悦含笑点头。

    李敢命人设立新靶,移走之前射空的箭矢。

    一切准备就绪,赵嘉魏悦背对而立。遇旗帜扬起,同时跃身上马,挥动缰绳,坐骑如闪电疾-射-而出。

    在飞驰中,两人又是同时松开缰绳,仅以双腿控马,在马背张弓。

    “好!”

    少年们大声喝彩,巴掌拍得通红。

    喝彩和叫好声中,铁矢连珠,精准扎入靶心。

    眨眼之间,箭壶射-空,赵嘉举起牛角弓,以最后一箭先中靶心取胜。

    魏悦扬眉浅笑,认输认得相当利落。

    不过……

    看着被少年和孩童包围,指点众人开弓的赵嘉,魏悦轻拍马颈,笑意愈深。

    一次未能真正兑现,赵嘉仍是乐此不疲。

    于此,黑成墨汁的三公子表示:阿多开心就好。
Back to Top
TOP